中国水利水电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 公司要闻 【海外特写】筑梦南非高原——莱索托高地二期工程大坝围堰建设纪实-b体育手机网页版登录入口

【海外特写】筑梦南非高原——莱索托高地二期工程大坝围堰建设纪实

日期:2024-01-09 来源:波利哈利 作者:祝秀云 摄影:熊云洁 周学虎 吴桂林 字号:[ ]

天微微亮起,一群身着工装头戴安全帽的人,出现在莱索托高地二期工程建设工地。晨光照亮他们的身影,脚步正惊醒大地,而建设好南非高原规模最大的引水工程,是他们的梦想。

春夏到了,日复一日的辛劳结出了果实,高地二期工程的波利哈利大坝围堰提前封顶了。

 

顺势勇为,实践寻策

坐落在南部非洲的高地水利工程,是将流经莱索托的奥兰治河上游支流森克河向北引水到南非的奥兰治河北岸支流法尔河流域,以满足南非日益增长的用水需求,同时使莱索托实现电力自给。这项计划分五期开发完成的巨大水利工程,总投资预计超过160亿美元,设计输水量可达70立方米/秒,完成水电装机18万kw。项目一期工程已在2003年完工,并于2004年投入使用。高地二期工程是在一期工程基础上,建设波利哈利(polihali)大坝,以及副坝和围堰,包括从波利哈利大坝到凯茨大坝的输水隧道等。2023年1月,工程局牵头组成波利哈利联营体,中标波利哈利大坝标段工程建设,并在5月正式开工后迅速开始了大坝围堰的施工。

2023年6月,联营体收到了导流洞的剩余工作的施工图纸,看到这么多的剩余工作,项目团队开始考量,如果全部按照图纸施工的要求,今年无法完成大坝截流和度汛怎么办?

技术先行。收到设计图纸后,杨君晖、李斌等领导带领着技术团队,针对现场的具体情况和监理工程师、设计团队积极的沟通,在实践中积极优化设计,减少出口混凝土工程量和抛石护坡量,提议得到了设计师的高度认可。最终混凝土的使用放量相比较最初图纸减少了40%的损耗,也优化掉了抛石护坡的施工环节。

技术优化的同时,项目团队积极寻找相关材料制作的厂家,着手准备冬季施工的材料,寻求保温措施,探寻快速锚杆施工的办法,尽全力的推动建设进度,一系列的措施和方法获得监理的认可。导流洞的施工如火如荼的进行中,零下的寒冬没有掩盖劳动者奋斗的激情,原来预计4个月的工期,我们在1个半月完成了。导流洞的剩余工作的快速完成,为截流创造了条件。

你们今年能不能截流?业主这样问。这是一个难题,项目刚开始,临时建筑施工才开始启动,临建施工和大江截流同时进行,每年的10月到3月是莱索托传统的汛期,项目所处高海拔地区,强降水的同时还常伴有雷暴,强风。

按照常规,汛期应该停止围堰施工。但是一旦大坝今年不能完成截流和围堰施工,那么错过一个雨季,明年再截流,将会再延误三个多月,而如果能够今年完成截流和围堰施工,不仅能够“抢”出几个月时间,还能保证大坝趾板混凝土浇筑尽早进行,对工程的施工质量都有深远的意义。

项目管理团队仔细研讨,和总部专家沟通,并结合现有资源配置,最终决定8月截流。8月4日,项目成功截流,业主ceo亲自见证围堰截流的辉煌时刻。外界一片欢声,业主和监理、多家媒体也纷纷报道。而项目的管理团队知道,更大的压力来了,我们需要和洪水赛跑,如何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完成围堰的开挖和填筑,摆在了我们面前。

 

高原上苍,黄土舞台

围堰建设中,难的不仅仅是汛期,更难的是填筑料子。项目上游围堰填筑要求高达38.6万方,填筑强度高,料量要求大。但是合同对于料源有着严格的要求。每次爆破完后,监理工程师总会细细检查材料,判断是否满足填筑要求,杏仁核岩石比例太大的,有裂隙的,泛黄颜色的料子都将打为无用料,插上不允许施工的红旗,合格的可用料则插上绿旗。

但是根据项目前期勘测的数据,该地区可用材料主要为玄武岩,材料主要以杏仁状和非杏仁状的形式存在,而主要采石场的材料供应中,高度杏仁状玄武岩的分布约占 40-45%, 55%-60%为非杏仁状玄武岩(nab),中度杏仁状玄武岩(mab)一般不到 5%。

所以区域内料场爆破的材料有限,如此验收严格的条件下,填筑有用料不够用了,应该从何处更好更快的获取?如此的高建设标准、严填筑要求,推动着建设者们需未雨绸缪的合理规划取料区域,以追求高质量、好效果。

项目团队开始拔山涉水,攀登陡山,着手勘测覆盖层少、有用料多的新料源。

除去两处合同规定的便于开采的料场,其他的料源都要靠员工自己一处一处的勘测。有时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料源,挖了12米的深度,才冒出一点有用料的头;继续往下开挖,碰到断层的夹层也是常有的事。往往一处料源,可用料的占比不过85%,还是远远达不到填筑强度。

节点紧,汛期急,验收严,种种难题,都摆在闫永亮、向利这两位干过十几个项目的老师傅面前。

“年底要填筑到1952,这些料还是不够用,怎么办?”

“怎么办?硬着牙办!我们去想办法。”

 “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人多总是办法多。” 这是向利的回答。填筑的1a料料子还不够,他就再带上实验室和技术人员,在侯伏强、祝敏、杨君晖、蔡亚勤、李斌等领导的带领下,跑遍的项目周边的场地,做详细的料源勘探。几辆皮卡,几台设备,穿过取料1区,2区,跑了多座山头,终于在tr9道路下方的开挖界面发现了一块大范围的有用料源。

“那块截面有100m多,料子位置相当的好,开挖2.5米深度就挖到了有用土料,省了很多事,又供的上料了,扩展了不少2区的开挖面。”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满是自豪,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发现新料源那刻的欢呼舒展还在眼前,感觉发现的不是石料,而是亮晶晶的钻石群。

作为典型的fidic项目,项目团队始终保持“功成必定有我”的责任担当和“越是艰险越向前”的斗争精神,将规范翻译成中英版本,大家一起勤学合同规范。根据合同和监理的要求,掌握尺度,细细检查石料的成色,根据质量管控的原则,结合现场情况,再下达给作业层。

大家既是管理者,也是操作多面手。莱索托节假日多,当地员工一到节假日就不见了身影,这个时候工区主任也成为操作手,推挖装碾,样样精通。向利在节假日期间自己开挖掘机维护和平整路面,南非的安全工程师对于他们平整的路面竖起了大拇指,赞叹他操作专业的同时,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围堰建设过程中,我们用挖掘机平整的路面可以和用平地机平整的路面掰掰手腕。”

广袤的非洲,是一个呼唤人才同时造就人才的舞台。黄蒙蒙的高原山头,蕴藏着无限机遇与希望。而土壤下,不是没有珍贵,只是需要有心人去细细挖掘,才能镗出一条的新路。

 

攻坚克难,团队作战

开工没有回头箭。9月,一入汛期就进入了围堰的关键施工。汛期施工:一要谨防遭遇超过20年一遇超标洪水时,围堰高度不够,洪水将淹没围堰顶部;二要防止围堰出现渗水,进而出现管涌或冲塌。以上种种,对于设备保养作业,保障大后方的闫永亮及调配现场设备资源及生产的向利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

侯伏强、祝敏、杨君晖、李斌等领导针对现场情况,积极调整施工方案和围堰结构,如提高截流预围堰的挡水标准、优化围堰结构,调整围堰的材料等。考虑到汛期围堰施工期间洪水可能会对围堰造成冲刷破坏,于是在下游加持了块石护坡,预留缺口,减少防冲风险;为控制好防渗料的填筑质量,质检员他们认真的审查着每一方填筑的料子,并在材料入仓前进行严格的含水试验,确保入仓的每一个料堆都能满足围堰填筑的质量要求;填筑过程中,按“自下而上,分层填筑”的原则,不同的材料严格按照规范要求的厚度进行摊铺,压实后协同实验室一起使用核子密度仪进行检测,以确保每一层都满足压实度的要求等。

雨季影响了施工进度,即使天气好了,由于围堰空间有限,一种材料工作面,顶多只能三台挖掘机同时工作。莱索托的当地工人不适应夜班,很多的工人是牧民出身,没有夜班施工经验,心里拒绝和抵触夜班,且监理根据业主的要求,对夜班开设提出了更加严格的安全要求。但如果不开夜班,那么建设进度不可能赛过洪水。

项目团队和主动和当地工人代表谈、和工长谈、和监理谈,从安全措施,从薪酬调整,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项目团队不懈的努力下,先后满足了安全,技术等开设夜班的监理要求,工作也获得工人的理解和认可,在保证施工质量与安全的前提下,10月开设了轮班夜班制。在此期间,主负责围堰工作面的闫永亮、周旋在当地员工和中方员工之间,努力做好劳务的维稳工作,向利在前方冲锋打仗,闫永亮说,他必须要稳好粮草,不能让特种作业者和设备跟不上这几个月的强度,其他工作面的大伙儿也卯足了劲,建设者们操控着挖掘机、装载机、震动碾压机等大型机械设备,在大山峡谷间唱响着轰鸣的乐曲。

随着土石方被填筑下去,然后压实,围堰慢慢有了雏形。12月24日,主坝围堰顺利登上了设计高程el.1952,完成了本年度的重大施工节点。

这些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什么人恩赐施舍的,而是项目的同志们和员工们用勤劳、智慧、勇气、汗水干出来的。

对待现场,坚持高标准、严要求,找差距、补短板,是建设者们应尽的责任,也是管理前方生产的先锋们一向的准则。众多的前线人士自参与项目建设以来,晨起暮归,奔驰在通往现场的阡陌小道上,看过山间的繁星,也踏过挖填的泥泞,晨起暮归,坐着大巴,去开启每日的施工管理。从营地到工作面之间的两点一线,就是他们和这一年多来的全部世界。从围栏施工,到如今的围堰结顶,从被宾馆老板赶窝到有自己的温馨小窝,成就感和自豪感只能他们自己来体会。

“到顶的那天,就像是养了一年多的小孩突然长大了,特别感慨。”这是向利和老闫在围堰到顶后的感触。这话不仅仅是向利和老闫的感慨,更是项目部全体员工的心声。


 

 






浏览次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