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利水电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 企业要闻 【一线特写】绽放在高空的“芙蓉花”-b体育手机网页版登录入口

【一线特写】绽放在高空的“芙蓉花”

日期:2024-03-07 来源:工程装备公司 作者:蔡坤英、刘子卓 摄影:刘子卓 字号:[ ]

少不了这样一群人,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寒风凛冽,都能看到她们匆忙有序的身影,头戴安全帽身披反光背心,从尘土飞扬到高楼大厦。以钢筋为笔,水泥为墨,默默书写着他们的人生篇章。

抬头是蔚蓝的天,低头却看不到地,她们在离地面90米的半空中作业,她们的上班路没有蜿蜒曲折,只有一路向上。没错,她们正是塔机班组的女操作手,也是绽放在高空中的“芙蓉花”。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陈妹儿”

在位于江西省南昌市赣江下游尾闾总承包项目部的工地上,45岁的陈远玉正熟练驾驶着塔机忙碌地运送着材料,她是这片工地上有名的塔吊“女司机”,身兼塔机机长,年轻的管她叫陈姐,年长的管她叫陈妹儿。

因为身处高空,地面上很多东西是看不清楚的,操作手都要跟着地面信号指挥一步步来,注意力要高度集中,即使她现在很熟练了,但是每次工作的时候依然很仔细。她说:“开塔机就是要胆大心细。”除了克服种种操作上的难度,更需要克服长时间在高空的孤独感。清晨5点,是陈远玉平时起床的时间,每天上班前,她喜欢跑步锻炼,毕竟要在塔机上工作一天,没有一个好身体是不行的。参加完班前会,她就一路小跑到塔机下面,顺着塔机的楼梯向上攀爬,一天中除了中午会下来吃一个小时的饭,其他时间都在那两平方米的驾驶室里渡过。周围的男同事都很佩服她,说她一个女娃娃,不仅胆子真大,操作水平也很厉害,在去年工程局举办的第十六次职业技能大赛江西赣江赛区起重机械(门塔)操作工工种的比赛中,她以优异的成绩夺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刻画入微,细针密缕的“大脸猫”

而在这次比赛中获得第一名的,也是与陈远玉同在一个班组的另一位“女司机”,她叫刘曾。刘曾身材高挑,有一个圆圆的脑袋,身边的同事爱叫她可爱的“大脸猫”。她在八局工作已经有11个年头,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深得大伙的肯定。岗位虽平凡,职责不平凡,塔机属于特种设备,一个操作不当就容易引发安全事故,而说起在赣江尾闾工作两年以来最让刘曾感到骄傲的事,莫过于安全生产零事故。

“基础螺栓不能松动,标准节不能变形。”

“五大限位务必检查到位,回转限位不能失效。”

“电缆线不能有破损。”

“塔吊主机钢丝绳要排列整齐。”

每天攀上塔机前,刘曾都会对塔机进行班前检查,保证设备安全,下班后关闭设备,离开控制室,在下到地面前还要给塔机钢丝绳上机油,细心养护设备。正是每天细致入微的“规定动作”,让大家对她都十分放心。一捆捆材料也就这样在她熟练的操作下准确无误的起钩、安全平稳地落地。


天上坐着个“林妹妹”

在班组里还有位99年的小姑娘,年龄虽然小,工龄却已有6年。她叫林思琪,长得小巧玲珑,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显得特别有精神。她最大的特点,就是爱笑。早上一进值班室,她就会朝大家笑笑,用微笑和大家打招呼,要是特别高兴时,笑得也就更甜了。

她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女子,从信号工到门塔机操作,敢于尝试的“林妹妹”从未因为年龄小而有所退却,即使身处在因施工工作重复而枯燥工地上,也依旧阻挡不了她眼中的光芒。她说:“坐在塔机操作室中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看着施工现场的主体工程一点点建成,心里还是有着满满的成就感。”正是这样一位乐观好学的“林妹妹”,给身边的同事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活力与能量。


很多人觉得做塔吊司机很简单,就是把东西吊上去放下来,其实这份工作技术含量挺高的。在以前,建筑物盖高了之后,如果要用塔吊把建筑材料吊到建筑物的另一边,会有一个视角盲区,吊钩收放到什么程度,一切都要靠自己的经验,如果经验不足,很容易出事故。还好现在科技发达了,塔吊上都会安装实时监控,吊钩上的建筑材料是否倾斜,或者是否会碰撞到建筑物,她们在驾驶室内都能一目了然。

尽管每天都能从高空俯瞰美景,但是在节奏紧张的工作中她们却还是没来的及拍上一张照片作为留念。在基层一线,像她们这样的塔机“女司机”还有很多,她们从不因为身为女性而为自己找借口,她们勤劳而坚定,日复一日的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她们喜欢塔机那长长的大臂,那钢铁般的气息,坚定着每个塔机操作手的守望,她们就像一朵朵“芙蓉花”,落日下的一瞬间,塔机仿佛化成了坚实的根茎,白云变成了衬托她们的枝叶,她们绽放在高空之上,与太阳并了肩。






浏览次数:
网站地图